伊拉克“建筑女魔头”:北京大兴机场设计者却没能亲眼见其建成

对于一个建筑设计师来说,能够让自己的设计和理念付诸实现而成为当地人们引以为傲的地标,无疑是最能展现出其职业价值的事情。近现代以来,中国各地出现了许多有名的现代建筑,优美的外观不仅吸引到许多人参观,也将国人的审美传播到世界。

随着大量优秀的设计和理念传入国内,人们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接纳这些新鲜事物,因此一些精美的地标建筑并非出自国人之手,却也能获得大众的喜爱。

近些年火起来的北京大兴机场也非出自华人设计,它的设计者正是伊拉克的著名设计师扎哈,她被业界称作“建筑女魔头”。这样壮观的建筑落成后,设计师本应亲临现场观看成品,品味成功的喜悦,扎哈却没能做到,这是为什么呢?

1950年,扎哈出生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一个十分富裕的家庭,她的父亲是政府高官,母亲拥有深厚的学识,对艺术有很高的见识。

扎哈的父母思想开明,在这对夫妇的教育下,扎哈从小就开始学习自主独立,并对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尤其是见到母亲买来的各种充满精妙设计的家具和地标模型后,扎哈从此陷入到建筑之美中,年幼的她就立志成为一个建筑师。

父母的教育给予扎哈无限的潜力,成年的扎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有“中东哈佛大学”之称的贝鲁特美国大学攻读数学系,在学校里,扎哈除学习专业课之余日夜努力学习绘画等课程。

毕业后,扎哈凭借对建筑设计的热爱前往伦敦著名的建筑学院学习,一家人不惜为她的学业举家移居伦敦,可以说是家人的全力支持为扎哈早期的学习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扎哈在建筑学院的导师是当时著名的建筑师库哈斯,中国的中央电视台新大楼的设计方案就是出自这位导师之手,但天性开朗的扎哈并没有因老师的威严和名气而屈服于他,反而处处与老师“作对”,凡是涉及专业领域的问题都要和老师争辩明白。

库哈斯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十分欣赏扎哈的行事风格,因为艺术的创作需要有个性,扎哈正是因为她火爆的脾气和天马行空的想象才会创作出令人们大为赞赏的作品。

从建筑学业毕业后,扎哈被库哈斯引荐加入由他及另外两位知名设计师刚成立不久的大都会建筑事务所,这里的成员是来自世界各地及不同领域的顶级设计师,扎哈能够一毕业就进入这里,她的创作能力可见一斑。

不过扎哈在事务所中主要的任务仍是学习,于是2年后她从事务所独立出来,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并开始不断参与国际竞赛。

扎哈的设计风格突出,她的作品充斥着夸张的锐角尖顶和丝滑的弧线,这样的组合带给当时的人们强烈的视觉冲击,也引来一些专业人士的怀疑,这使扎哈一度怀疑自己的设计是否真的符合大家的审美。

1982年,扎哈在香港举行的国际建筑竞赛中获得第一名,这次获奖使她信心大增,这代表主流接受了她的设计审美,扎哈从此决定坚定地走设计之路。

扎哈后在哈佛和耶鲁等知名大学任教,她在这一时期对身边所有的物品都进行了重新设计,从水杯、刀叉到家具、门窗都有她的设计,这些设计蕴涵了扎哈的设计理念。

不仅如此,扎哈的绘画作品也受主流审美的大加称赞,她的一些作品不仅在世界各地展出,还被许多知名博物馆收藏。

2002年,扎哈获得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的册封,这表明扎哈无论从身份还是专业技能都得到了认可,2012年,哈扎还获得了英国皇家建筑协会颁发的奖项。

而在这之前,扎哈历经了一个创作者很难走出的瓶颈期,那就是使一个属于自己设计的地标建筑落成。扎哈的作品都有浓重的解构风,因此她也被称作解构主义大师,而她手里的草稿中有不少根本造不出来或者极不实用的创意,一些人也开始质疑扎哈是否拥有真才实学。

在当时的主流建筑审美看来,扎哈在设计中运用的大量曲线和过度的延伸都使设计成本徒增,且没有实用性,因此人们都认为扎哈的设计只是孩子天马行空的想象,也几乎没有人邀约扎哈前来设计建筑。

但扎哈始终坚持自己的理念,她坚持在设计中少用或不用平庸的直线和中规中矩的造型,她也为此获得了“建筑女魔头”的称号。

随着潮流的变化和人们审美的发展,扎哈的设计终于渐渐被大多数人认可,但业内仍有一些人质疑扎哈,因为她还没有一个作品真正地在现实中实现。直到1993年,当人们看到德国如海市蜃楼般的维特拉消防站拔地而起时,都不禁为扎哈大胆的创意所折服,这是第一座由扎哈设计的建筑,人们的质疑也从此烟消云散。

从此扎哈受到的邀约越来越多,她开始为世界各地的地标建筑进行设计,这些设计几乎拿到了设计界的所有奖项,扎哈的名声水涨船高。

2011年,北京决定在永定河北修建大兴机场,这座机场落成后将主要承担国际飞行,因此机场的外观不仅要足够富有张力,机场的功能完善度也应是世界前列。

在深思熟虑下,北京最终决定邀请扎哈的团队前来设计,而这次邀请并非心血来潮,其实在设计大兴机场前,扎哈就已经为国内多个地标建筑进行设计,且都有很好的反响。

著名的广州歌剧院、南京青奥中心的设计都出自扎哈之手,北京银河SOHO和望京SOHO更是成为许多人的网红打卡地,而北京丽泽SOHO则是扎哈在中国的最后一作。当扎哈的设计方案给出后,人们看到大兴机场气势磅礴的外观和符合国人情有独钟的对称设计后感到十分兴奋,都很期望大兴机场可以早日落成。

扎哈对自己的设计也很满意,这是她设计过的占地面积最大的建筑,因此她也很期待机场建成后的效果,但她没有等到这一天。

原来,扎哈于2016年的3月31日因病突然离世,设计界从此失去了一位瑰宝。

2019年,占地面积相当于63个广场的大兴机场正式竣工,大兴机场获得了英国《卫报》“新世界七大奇迹”之首的赞誉,而扎哈没有亲眼看到其成品,这无疑成为她生前较大的遗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