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宗教领袖霍梅尼1979年发动革命并领导伊朗人民推翻美国中东利益代言人巴列维国王以来,美国一直关注伊朗。1980年至1988年,伊朗和伊朗之间持续了八年的战争也损害了伊朗,伊朗基本上切断了外部支持,完全得到了信仰的支持。虽然伊朗最终设法与伊拉克平局,但数百万人伤亡的悲惨代价和严重的经济衰退也使已经在国内外苦苦挣扎的伊朗更难成为国际社会的弃儿。

作为波斯帝国的继承者,历史偏见(希腊人波斯人的野蛮奴役)和西方对伊朗人的歧视(通常认为伊朗人愚蠢、无知和野蛮)使西方世界可以安全地忽视陷入困境的伊朗。这种黑社会的太阳镜(不是“滤镜”)实际上加剧了伊朗人民的痛苦。足球已经成为伊朗日常生活中难得的舒适。

由于制裁和被忽视,无法从外国制造商获得衬衫赞助的伊朗队不得不将国内赛帕集团(以汽车制造闻名)作为球衣制造商。仔细看看参加1998年世界杯的伊朗队的球衣,甚至有明显的迹象表明,他们暂时抢夺了标志。

由于设备和材料的短缺,该队的主教练因财政问题和足协的管理而频繁更换(亚洲前十名和对日季后赛的主教练是伊朗的·梅利科汉,对澳季后赛的主教练是瓦尔德尔·巴杜维埃拉),战术指导思想极为混乱。

在1998年世界杯预选赛中,伊朗队在洲际附加赛的最后两轮比赛中主场1-1战平了伊朗队澳大利亚队。

伊朗队给中国队蒙上了一层心理阴影,并向中国队施压以获得附加赛的机会。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板球体育场,决心晋级的澳大利亚人将板球擦在了地上。伊朗人落后两球,已经筋疲力尽,在绝望的情况下,他们再次爆发出惊人的鲜血和顽强。在常规赛的最后15分钟里,他们连进两球,凭借客场进球的优势,奇迹般地淘汰了凶猛的澳大利亚队,并在20年后再次进入世界杯。

与此同时,这是伊朗自1979年革命以来首次在世界杯舞台上展示自己。伊朗从一个世俗国家变成了一个宗教国家,被迫减少与外界的交流。

成功晋级世界杯后,作为伊朗队核心球员的阿里·迪和巴格利加入了德甲比勒费尔德队,阿齐兹加入了科隆队,科隆队也是德甲比勒费尔德队的降级对手。

为了不影响三名核心球员在欧洲站稳脚跟,伊朗直到世界杯前最后一场与克罗地亚的热身赛才正式派出三名球员,这严重影响了伊朗的战术磨合。

然而,与缺乏核心球员与球队磨合相比,伊朗足协的准备安排问题更为突出,即缺乏联系、缺乏资金和思维落后。

除了在1998年春节与尼日利亚和智利在香港新年杯上进行了宝贵的训练(更重要的是,他们取得了很多出场费),伊朗队的其余准备工作只是在伊朗,以出售门票的形式向对手收取出场费,并通过球场与普通对手(如匈牙利和牙买加)进行。

最可怕的是,经常拖欠经理工资和球员奖金的伊朗足协也喜欢越级干预球队管理,并提出各种“合理”意见。

虽然伊朗球员为了国家荣誉可以保持沉默,但作为外来务工人员的外国教练却没有任何心理负担。1998年初,克罗地亚人托米斯拉夫·伊维奇接任伊朗队教练,带领伊朗队备战这场比赛,最终在1998年世界杯前夕离开,因为他对伊朗足协的错误人选感到不满。贾拉尔·塔莱比(Jalaltalebi)曾是球员时代的伊朗国脚,在伊朗执教很长时间,但显然缺乏执教国家队的经验,尤其是在国际比赛中,他是在面临危险的情况下被任命的,并成为国王任命的伊朗足协替罪羊。

为数不多的好消息之一是,作为一家德国企业,彪马已成为伊朗国家队球衣的官方赞助商,结束了伊朗队通过在地面销售商品参加官方比赛的尴尬历史。

组织能力和防守能力一般的伊朗队(用奎罗斯打造的伊朗队就像一团乌云和泥),实力出众的球员集中在中前场。

在中场位置上,巴格利有着出色的判读能力,有着顶级的远射能力,优秀的定位球能力,但一般的移动速度,以及不足的视野覆盖能力;埃斯特利有着出色的前插意识和出色的捕捉机会能力,但防守能力不足,主要担任中央先锋派;马达维西亚左路全能,有出色的远射和助攻,突破和越过顶端,但防守能力一般,担任主左前卫。

在前锋位置上,阿齐兹充满灵性,动作灵活,组织协调能力突出,但身体素质一般(如果奎罗斯时代的伊朗队有这样一名球员,伊朗队的实力可以再提升一级),以及伊朗队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罗纳尔多之前的国家队射手金,拜仁慕尼黑的第一位亚洲球员,拥有顶级的精神属性、杰出的头球能力和抓住机会的能力,然而,阿里·戴,运球和传球能力不足,一般速度不足,担任了主前线。

在小组赛的第一场比赛中,伊朗队对阵实力强大的南斯拉夫队。21岁的纳基萨在1996年亚洲杯上为伊朗队效力,他取代了在资格赛中表现出色、经验丰富的阿贝德·扎德,但他的状态突然下降,成为首发门将。

在比赛中,积极性很高的波斯人在现场并没有处于不利地位。如果不是准备过度,核心球员和全队之间缺乏合作,伊朗队将有机会得分。

不幸的是,世界杯毕竟是强队的舞台。纳基萨并不熟悉他的队友,在第66分钟,经验丰富的优秀米哈伊洛维奇在南斯拉夫禁区附近的一次任意球大战中以一记一分半的高球成功进球。

在第二场小组赛中,伊朗与其主要对手美国在一条狭窄的道路上相遇。自1979年革命以来,伊朗和美国之间唯一众所周知的体育联系(不能称之为联系)是阿加西,一名出生在美国的网球运动员,他的父亲曾代表伊朗参加奥运会的拳击比赛。

在外界眼中,这个游戏更像是蔬菜和鸡相互啄食的游戏。因为赛前两队的合影向世界展示了两国和平共处的诚意,所以成为了世界杯的经典。

伊朗球员将胜利视为国家使命,他们很快展现了战胜美国队的势头和能力。阿比扎德取代了纳基萨,再次成为首发门将,他打得很稳定。

整个伊朗队充满斗志,体力不遗余力,埃斯特利和马达维基亚分别在上下半场攻入一球。伊朗队最终以2-1获胜,赢得了1998年世界杯(真正的无花果叶)亚洲队的唯一胜利,这也是伊朗足球在世界杯历史上的第一场胜利。

在小组赛的第三场比赛中,仍有机会晋级的伊朗队遇到了尚未跌入历史低谷的德国队。

在这场实力差距太明显的比赛中,波斯人的意志和坚韧再也无法影响比赛了。下半场,德国队最终以2-0击败伊朗,比尔霍夫和克林斯曼各进一球。

作为世界杯遗憾系列赛的第44期,伊朗队被国际社会抛弃,但一直在自我完善,这与无视和打击不幸数字4的道德是非常一致的。

由于准备混乱、战术落后,不得不被淘汰出局的伊朗队通过三场精彩的比赛向世界展示了宗教改革后伊朗神秘的冰山一角,展示了波斯人的鲜血和顽强。可怜的伊朗人对足球的热爱和他们在球场上获胜的渴望,是1998年世界杯亚洲球队拉胯表现中罕见的亮点。

令人遗憾的是,这支强大的伊朗队在四年后变得更强大时,由于在世界杯亚洲地区只有2.5张门票的困境,被迫在季后赛中与世界二流球队爱尔兰队作战。虽然伊朗队在主场以1-0获胜,但由于0-2的大比分被挖出,最终被排除在世界杯之外。这个本应在日本和韩国世界杯上获胜的伊朗队,没有在世界杯舞台上发出更大的光芒,这应该说是世界杯的遗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